平三藩,康熙勝的僥倖,吳三桂輸的可惜

平三藩,康熙勝的僥倖,吳三桂輸的可惜

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,正月十九,玄燁諭令,將吳三桂骸骨分發各省。這種發泄仇恨的奇特做法,堪稱首創。 對於死了四年之久的吳三桂,康熙竟如此地氣急敗壞、恨之入骨,因為這位皇帝差一點栽倒在吳三桂手下。 吳三桂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漢奸之一,但是,康熙有相當一段時期,被這個吳三桂逼到牆根,康熙說什麼也沒想到局促在雲南一隅的吳三桂,居然揮師北上,來勢兇猛。廣西、四川、貴州、湖南、福建、廣東諸省響應,江西、陝西、甘肅等省波及;同時,他也沒想不到八旗子弟兵「觀望逗留,不思振旅遄進,竟爾營私適己希圖便安,或諉兵甲之不全,或托舟楫之未具,借端引日,坐失時機……不知怎樣應對?」

打開百度APP,查看更多高清圖片

《清通鑒》記載有康熙在永興之戰失利以後「憂心忡忡,現於詞色」。 雖然,康熙最後險勝了。 吳三桂死時已七十四歲,這年玄燁剛二十五歲,兩人相差四十九,康熙有足夠的時間等到吳三桂自然死亡樹倒猢猻散。何必打八年仗,生靈塗炭,滿目瘡痍?然而,年輕氣盛的他,等不及。康熙非常自信:朕八歲登基。十四歲親政。十六歲就不動聲色地拿下輔臣鰲拜,獨掌朝政大權。那麼,朕二十歲了,還不撤除三藩,以去心腹之患,更待何時?

然而,康熙高估了自己,他以為能把擁有至高權力,如四輔臣,如鰲拜等統統拿下,吳三桂豈在話下?可他沒有仔細思量,鰲拜之流固然在朝廷里有黨羽,有耳目,可都在陛下的視線之內,掌控之中呀!而吳三桂卻遠在南疆,鞭長莫及,何況那是有地盤,有軍隊的實力派!現在,你一紙諭令,要他和他的部屬,撤出經營了十年之久的雲南、貴州,再去駐防山海關,再去拓荒墾邊,分明是激其生變,促其反叛。 結果,這場仗,打了八年,吳三桂差不多打下了長江以南的半壁江山,這其間,雙方進行過六次殊死決戰,吳軍勝四,清軍勝二,吳是佔上風的。

幾年的仗打下來,吳的總兵力為清軍的兩倍,無論數量和質量上,玄燁都不是吳的對手。因此,如果不是吳三桂病死,戰爭未必很快結束。既然戰爭還要進行下去,那麼,他被吳三桂打敗的可能是存在的。所以說,玄燁的贏,贏得有些忐忑。 「幸荷上天眷佑,祖宗福庇,逆賊遂爾蕩平。倘復再延數年,將若之何?」這是發自他內心的話,說明他請得了神,而送不了神的尷尬,曾經使他六神無主過。 在中國歷史上,撤藩,大多得付出代價。

公元前154年,漢景帝劉啟用晁錯計,削奪諸侯國部分土地,歸中央直接管理,吳王劉濞、楚王劉戊,與其他五位侯王,以「清君側」的名義起兵反抗中央政府,史稱「七國之亂」。劉啟派太尉周亞夫、大將軍竇嬰率大軍鎮壓,歷時三月,叛亂平定。公元1399年,明惠帝朱允炆納齊泰、黃子澄削藩之策,是年七月,駐北京的燕王朱棣,以誅齊、黃為名,舉兵反。這一仗打了四年,朱棣攻入南京,惠帝自焚,叔叔奪了侄兒的江山。只有公元961年與969年的宋太祖趙匡胤的兩次「杯酒釋兵權」,算是一次成本極低的「削藩」行動。

看來,作為少年天子的康熙,並沒有從中國歷史中汲取教訓,而是一意孤行,非要逼吳三桂就範。結果,他自己也承認這場險勝,與失敗無異。「偽檄一傳,在在響應,八年之間,兵疲民困。」但康熙並不責備自己,卻仍振振有詞地反問大家:「憶爾時惟有莫洛、米思翰、明珠、蘇拜、塞克特等言應遷移,其餘並未明言遷移吳三桂必致反叛。議事之人至今尚多,試問當日曾有言吳三桂必反者否?」(以上均見章開沅主編的《清通鑒》